Responsive image

2021:数字信托开枝散叶

2021-01-29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2020年新冠疫情带来线上办公、线上消费以及线上理财等“零接触式”全新格局,也让各类金融机构深刻体会到“零接触式”服务背后巨大的金融科技力量。对于信托行业而言,在资管新规强力推动行业高质量转型的背景下,抓住时代机遇,整合其管理的20余万亿资产与金融科技加速联姻,充分发挥自身独特的破产隔离、跨市场、灵活性、多元性等制度禀赋优势实现与金融科技的有机融合,成为行业实现完美转型的必然之路。

金融科技拓展信托展业广度与深度

伴随着金融科技发展的浪潮,各金融机构均在金融科技转型中持续发力。与金融其他机构相比,信托是当前资管市场上唯一可以同时联系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和实体市场的金融工具,其本身具有的跨市场、多元化融资方式与金融科技跨时间、空间的广泛应用场景的特征。因此,在当前监管强推信托行业转型过程中,金融科技在助推信托公司传统业务转型及创新业务开展等方面具有其独特优势。信托公司不仅可通过金融科技提升信托公司线上化、智能化和数字化运营能力,补齐公司内部信息化建设短板,优化风险防控体系,提高信托公司现有业务开展深度;并且还可通过人工智能、数据分析、智能画像等为信托公司开展各项创新业务赋能,从而拓展信托公司展业的广度。

金融科技助力信托传统业务优化升级

2018年以来,资管新规及其配套细则陆续出台,信托“压通道”“控地产”“降规模”成为行业监管主趋势,信托公司传统业务受到不同程度监管挑战,迫切需要金融科技助力传统业务优化升级。对于融资类信托业务(私募投行),金融科技可借助大数据、区块链等技术帮助信托公司提升尽调能力,挖掘更好的资产。

对于工商企业信托,可通过物联网、区块链等金融科技手段,打造数据流、资金流、物流等跟踪平台,帮助信托公司充分分析企业资金流、客户流以及订单流等多方面信息,为客户进行全面“画像”,在加强对底层资产的把控能力的同时,更有针对性的对企业提供供应链金融服务,加大金融供给的公平性和可得性。

而对于投资类业务,信托公司则可通过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提高海量数据(12.02 -3.61%,诊股)处理能力,应用智能投顾强化投资策略等不断提高公司投研能力,从而为公司更好地开展资本市场业务、PE股权投资等标准化业务奠定良好的科技基础。

据了解,目前众多信托公司已在此方面做出努力,例如,中国外贸信托以“提高运营效率、方便客户使用”为宗旨,积极运用金融科技手段优化客户获取信息的渠道,不断提升私募基金等二级市场客户服务能力,助力证券投资等资本市场业务科技化布局。中航信托则联手博普科技打造了一款以人工智能为主导的资产配置平台,实现人工智能在模型开发、策略管理、资产组合配置及风险管理等方面的应用。

金融科技赋能信托业务创新转型

在当前资管行业统一监管、信托回归本源的时代背景下,信托行业正处于增速放缓和结构调整的阵痛期、关键期,信托业务由传统非标类、融资类信托向私募股权、家族信托、消费金融等标准化、投资类、服务型信托转型,业已成为未来信托行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但与信托公司传统非标准化业务相比,私募股权、资产证券化等标准化业务的结构设计、获客渠道相对复杂,需要更为科学的公司运营管理体系设计。而金融科技所具有的数字化、信息化、智能化以及泛场景处理能力则能有效补齐信托公司业务经营短板,为公司创新业务顺利开展赋能。

(一)财富管理业务

财富管理业务是我国信托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本源业务的根本途径,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财富的不断积累,居民财富管理意识及财富管理需求均在不断提高,从而也对各金融机构的财富管理服务水平有了更高要求。在信托公司财富管理业务开展方面,金融科技可通过人工智能、数据分析等帮助信托公司在客户画像、客户分层以及客户全生命周期管理方面加深对客户理解,从而在营销、投顾、客户管理等方面为客户提供更加精准的差异化、定制化的产品及服务。

此外,金融科技还可助力信托公司实现一体化账户管理,不断提高信托公司财富管理全业务链信息化、智能化服务水平。目前业内已有多家机构实现财富管理业务科技化布局,例如杭州工商信托、国投泰康信托、中铁信托等多家机构通过开发、升级、优化移动端APP,为客户提供更加高效、快捷的财富管理服务;联合互联网科技公司在家族信托、财富管理业务系统等方面积极创新,实现家族信托统一账户、投资组合管理体系建设。

(二)慈善信托业务

近年来,随着我国精准扶贫、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不断发展,慈善信托逐渐走进人们的视野,尤其是在参与抗击疫情过程中,慈善信托所展示出来的反应迅速、机制灵活、账户独立、专业管理等优势使其顺利成为行业的热点话题,也奠定了慈善信托业务的转型方向。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慈善信托仍面临很多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投放不精准、信息不透明等问题。

未来,信托公司可利用科技手段进一步发挥慈善信托的制度优势,一方面,通过大数据分析等,实现慈善双方的精准匹配;另一方面,利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慈善过程的公开透明,提升慈善信托的社会形象及公信力。

(三)消费金融业务

消费金融是当前我国信托公司转型的重点发力方向之一。但与传统信托业务大额、低频的业务特征不同,消费金融所具有“小而分散”“多场景”“宽渠道”等特点,对公司金融科技能力建设提出更高要求,也成为当前信托拥抱金融科技的主要领域之一。信托公司可凭借大数据、征信等金融科技,有效提升包含场景、支付、征信、授信、催收等业务发展的核心竞争力,助力信托公司消费金融转型。

例如,中融信托自主开发“天巡”消费金融科技系统,实现自主风控审批、自主支付、大数据存储和挖掘、贷后资金安全监控等功能。中铁信托通过借力金融科技建设以小微信贷管理系统、支付平台系统、征信查询系统为核心的业务系统群,防控业务风险、提升客户体验等。

金融科技加速信托运营管理全面升级

随着信托行业传统业务的不断优化以及创新业务的持续发展,我国信托业务对信托公司的智能化和数据化要求不断提高。在当前,大多金融服务均已实现手机移动互联的背景下,信托公司借助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对其积累的大量运营管理数据进行深入分析,实现风险管控、合规管理、运营决策等领域的数字化、智能化运营管理平台建设,不仅成为信托行业转型的重要利器,也是实现消费金融、现金管理、家族信托等创新业务顺利开展的基础条件。

在实际运营管理平台建设方面,金融科技可以信托公司积累的丰富经验为基础,以标准算法及人工智能为驱动,在公司标准化流程和非标准化流程方面共同发力,助力公司提高决策效率,从而为信托公司各项业务的开展奠定良好的效率基础。

金融科技引领信托转型任重道远

当前,我国信托公司无论是在运用信息科技手段完善内部管理,还是在加强风险控制和推动业务发展等方面均取得了重要进展。中国信托业协会出版的《中国信托业发展报告(2018-2019)》显示,2018年-2019年平均每家信托公司信息科技投入1746.89万元,同比增长9.27%,其中投入超过1000万元的信托公司数占到近60%。虽然这一数据与银行、券商、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仍存在较大差距,在金融科技人员招聘及科技体系建设能力等方面也稍显薄弱,随着信托公司转型需求的不断加大,各信托公司对金融科技也更为重视。

根据2019年最新年报统计,2019年有28家信托公司在年报中提及“科技”,16家信托公司将“金融科技”建设上升为公司战略高度,例如厦门信托提出“积极践行数字信托”战略,制定三年信息科技战略规划方案;上海信托表示“坚持科技引领,打造转型发展源动力”等,更有陆家嘴信托、昆仑信托等则直接明确列公司科技投入金额,彰显投资力度。

在抗疫常态化及监管强推信托公司转型背景下,加强金融科技建设已成为未来信托公司提升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方式。而信托公司加大金融科技布局,加强科技赋能金融服务、引领信托行业转型前景光明,任重道远。


上一篇:1月份金融类信托成立规模550亿元,标品信托占比超八成

下一篇:信托市场开年遇冷 投资配置需多元化